艰难的2009过去了,2010年伊始,互联网延续了09的冰冷,而且是愈加冰冷。昨日沸沸扬扬的百度被黑事件,被今天被谷歌退国所覆盖,整个互联网沸腾起来。百度被黑,或许引起很多人的幸灾乐祸,而今天的谷歌退出我朝行动,却是广受赞扬的“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义举。

今日一早,推特上广传谷歌取消审查,并考虑推出中国市场,消息来源于谷歌首席法律顾问大卫•多姆德(David Drummond)所发的博文,原英文版给墙,且看中文版的全文翻译。乍看似乎是Gmail被攻击是此事件的导火索,从推特上看到的未经证实的消息似乎是谷歌中国被某些人渗透了。谷歌在国内一直受到某些利益集团打着民族大旗欺负着,Google搜索经常被重置、Google Pisca被墙、Youtube常年在墙外、Google Docs经常被和谐、Google.cn被破阉割、CCAV不时拿谷歌开刷交淫民找低俗信息……

今天,谷歌国内阉割版(www.google.cn)关闭掉了搜索审查,霎时又回复到无墙时代,什么关键词都可以搜索,某最为敏感的5.35事件相关关键字在Google.cn上可以找到众多真相。同时,今天造就另一个壮观之境是几乎国内所有搜索引擎都可以搜索各种敏感关键词。是我朝也在行动制造没有网络审查这一假象还是证明了各个搜索引擎根本就在偷盗谷歌结果呢?我等不明真相的屁民还是搬凳子围观吧。今日的另外一个伟大事件就是诞生了一个伟大新词:非法献花。殊不知我朝献花还需向有关部门申请等批准,看来每年清明时分正夫所鼓励的文明扫墓都是屁话,屁民们的扫墓行为都是非法的。

然后,据说是百度首席产品设计师孙云丰在其博客上指责“Google 退出中国的姿态证明自己是市侩分子,对此感到恶心”。再然后,推特大军积极围观此博文,在推特上也成为了众矢之的。虽然这篇博文删除了,虽然百度在积极发挥其公关手段要求各站删除此博文转载,然互联网非百度一家人之物,岂容你说删便删。好久没转过别人的文章了,今日 Johnny 也来全文转载下这位名人的博文,让大家也一起恶心一下百毒的人文吧:

google宣称要退出中国,所证明的,恰恰不是市面上的那些g粉所宣称的那样,google是个人权斗士,而刚好反了过来,正好证明google是个市侩分子。

google的首席法律顾问的调调让我感到恶心。因经济利益退出,就直白白的说好了,把自己涂脂抹粉一番,还煞有介事的提到google被中国人攻击,中国异议分子的Gmail信箱被攻击,把这些事情作为退出中国的铺垫,这种论调是侮辱中国普通老百姓的智商,但还真有可能迎合那帮目空一切,但从未到过中国、对中国没有丝毫了解,却又喜欢对中国说三道四的西方人的假想。

只提一个假设,如果谷歌占据了中国80%的搜索市场份额,google的高管,还会这么高调的宣称要do no evil,从中国退出吗?

整个事情给我的唯一感受,就是恶心。

科普一点:

信息不对称是造成社会不平等最主要的原因之一。而对普通百姓最为关键的信息,并非中南海秘闻,而是最为常规的经济、文化、科技等领域信息。尽可能的为普通老百姓对这些领域的信息提供便捷,并消弭信息占有的不对称,这是搜索引擎存在的最大社会政治意义之一。

从这个角度而言,尽可能的设法为百姓提供便捷的信息获取技术服务,提供切实的价值,而不是挂羊头卖狗肉的宣称自己do no evil和政府撕破脸皮搞壮烈,才是一种真切的负责态度。找台阶下可以,但不要拿一个高管制国家的民众感情来做台阶,这是极其不道德的。

政治环境短期内是无法改变的。在中国,每个企业或者个人,都必须戴着镣铐跳舞。其实在别国一样,只是程度之别。但这是现实。在有限的条件下,尽可能的提供自己勉力而为的一份子,才是一个真切的做企业、做人态度。

在我博客上乱喷的兄弟,甚至还有搞笑的喷我five毛党的,都回家好好的念点书,再回来喷吧。希望看得见点水平的,而不是除了咒死爹死娘就不知道说啥的。 80年代的愤青,可不是现在这副衰样儿。

眼前这架势还不知道会如何发展,明天的外交部记者会也不知又会有如何的语不惊人死不休,那就静待明日再继续围观吧。同时各位童学也该做好准备,准备好爬墙的梯子,以后或许该整天爬墙观花了。当下要做的就是做好在Google上账户的备份工作,包括Gmail,Google Docs,导出Google Reader订阅列表等等。

最后引用推特上一句的是:谷歌不是退出中国,而是中国退出世界。支持你Google,祝福你谷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