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正当大家在互道“Happy 牛 year”之时,天朝出来了首批低俗名单。向来对此并不太感冒的我,粗粗一看,你个乖乖,过去的2008年俺给整成“精神病”,2009年一开始,咱成了一低俗之人。Google、百度、新浪、网易、腾讯这等网站均是我常常上的网站,谁知这些网站成了低俗网站,故而俺也就称为了一低俗之人。

老时说了“我就低俗!怎么了!”,低俗就低俗呗,俺一俗人,当然免不了俗。第二批低俗名单出来后,嘿嘿,看来俺还是有些不俗的,这名单中的网站俺几乎就没上过,或许偶尔低俗的百度或Google会将我带到那里去,当这是无辜被俗的,还是不关我事。看来俺的“俗帽”还没那么高。

这反低俗之风越刮越冽,这不,41家传播色情和低俗内容的违法违规网站被关闭,就连QQ这位老大哥不得不低下头来,将QQ聊天室给关了。至于那41家低俗站,俺并不知道那些名单是谁,也许压根俺就没上过。但这QQ聊天室可是承载着上亿Q哥Q妹的聊天室,多少人靠着这聊天室满足了自己的一夜情节。俺还没上去找过一夜对象,这就给关了,可惜,看来以后还是得去等看看婚前教育片算了。

本来以为低俗之风刮来,俺等都是搬板凳,看好戏,哪知,这低俗风也刮向了草根站长。这不,Jason的可能吧就给吹到了。不得已,Jason也得学起新浪搜狐网易来,向网友道歉了。要是不道歉,也许接下来我们的CCAV就会像对待百度一样给你个专题报道。不过话说回来,有备案还好点,至少他们会打电话把那些俗气给去掉,要是他们找都找不到你,那接下来的命运有可能就是你直接“红杏出墙”,以后俺等要找你得翻墙了。

纵观人民网上对低俗之风的解读,这次的反低俗原来是为祖国的花朵营造一个“干净”的互联网环境,想想,这是应该的。看看现在08年的艳照门kappa女老师让全校同学一起陪他看黄片,连张殊凡小朋友看后都直喊“很黄很暴力”。所以,为了我们的后代,我们就高举双手赞成这次的反低俗之风,咱就免俗一下吧,想俗的时候出墙一下解决,别给大家看到就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