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娅离婚了,在离婚像吃饭一样的时代,这实在不算什么大事,但对于苏娅来说,却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 

    在所有同学里苏娅的婚姻被认为是最稳固的,从参加工作、两人认识,到恋爱、结婚、生下儿子壮壮,他们的生活始终是波澜不惊,平静得如淡水湾,风景那边独好。

    是什么原因让一对恩爱有加的夫妻走向陌路?我从苏娅断断续续的讲述中找到了答案。

    原来,苏娅在一次老公的同学聚会上知道友良(苏娅老公)大学时曾经与一位漂亮女生轰轰烈烈地谈过三年多的恋爱,据说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程度。于是,好奇心让她一直想知道那个女生长什么样子,做什么的,和自己的老公还有来往吗?

    从那时起,苏娅历时半年从老公嘴里套,从同学那里打听,查老公的记事本和手机,想尽一切办法寻找那个老公曾经的恋人。我不解地问:“你这又何苦?都是过去的事了。”苏娅苦笑着说:“当时就像着了魔,因为大家都说那个姑娘特别漂亮。”

    在苏娅打听到那个女生的同时,老公提出了离婚。苏娅虽然如愿以偿见到了那个在医院当护士长的女生,可她与美女这两个字实在对不上号,而自己却与那张离婚证书搭上了关系。 

    我没有劝苏娅别难过,因为这实在令人难过,苏娅的好奇与不信任,使她远离了老公的心灵,拼命地打开那只封存已久的锦盒,看到的是陈年的往事,收到的是现实的痛苦。

    走在苏娅家小区花园的小径上,阳光温暖地晒着已开始泛青的草皮,我拉着苏娅冰凉的手:“男人心里都有一只锦盒,里面或许有一段曾经的故事,或许有曲缠绵的歌谣,男人始终喜欢把它放在心灵的最深处。也许三年五年去擦一次灰尘,也许就那么静静地放在角落里,这就是男人。”

    接下来的话我没有讲:男人与女人是不同的,男人对往事是在忘记中记忆,女人是在记忆中忘记。我们不可能也没权利将男人变成女人,那么,就将那个角落留给男人自己吧。谁没有一点属于自己的空间呢?别拼命想去获得全部,以至于奋不顾身地打开角落中满是尘埃的锦盒,到头来也许打开的正是潘多拉的盒子。